壽司

你好窩是壽司~OuO
窩是弓凜黨的呦~

106/2/7早上の夢

首次發文居然是這種東西😶
覺得應該紀錄下來,所以就在大半夜開始碼文了。
嘛應該是這個夢的這一段感觸良多吧?
文筆不好,文字太淺白、不優美請見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夢的大部分都不記得了,唯獨這段對話想永遠記住,想要再度擁有如此愉快的時光,想要真正擁有這段對話,卻不希望你說出那一句。

只知道我在家裡,和幾個國中同學玩在一起,父母好像不在。

玩夠了,見你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,我走到沙發旁,和你說了幾句話,乾脆的坐在旁邊。沙發似乎比現實更輕軟,我的身體陷得比平時深了點。

雖然是張兩人嫌太大、三人又太擠的沙發,由於上面有三、四個抱枕,又有毯子,我和你肩碰肩坐在一起。

現實中在我們相處最好的時光中,也不曾有過這樣的距離。

我對你說:「好懷念國中的時候啊。」沒見你反應,我又說了一遍。

我望著你,你看著電視。

我期待你發現我真正想說的,看見你的表情有了輕微、細小的變化,似乎是發現了,但疑惑。我想你認為這樣的我,才不會語帶他意*吧。

沒過幾秒,表情又如舊。

你回答我的,已經忘了,貌似應了句「是啊。」

我卻清晰地記得下一句,你對我說:

「我在你的國中時光中,也只佔了一小部分啊。」

一小部分?

就算我們見面的第一年,彼此初相識,後兩年的日子,我們一群人相處在一起,那段記憶如同波光粼粼的小河,池裡的鵝卵石反射著陽光般,溫和不刺眼。那是最懷念、不捨,希望再長久一些的時光。

難道是我單方面認為,我們是共度三年的同伴、朋友?

難道我在你那三年的記憶中「只佔了一小部分」?

這就是為什麼畢業後,我們的距離感覺不如以往?

只是個夢。
夢裡的你,僅僅是我潛意識的構成
我只是害怕你這麼想罷了

若真是如此呢?

或許我只能坦然接受,但不知為什麼,在那一刻——

我認為我會哭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「我好懷念和你在一起的時光啊。」

這東西居然花了我一小時,難怪我作文都生不出來😥